俄罗斯空天军首战背后 - 航空知识 - 玛雅吧官网
玛雅吧注册-玛雅吧官网

当前位置:

-> 学校相关 -> 航空知识

俄罗斯空天军首战背后

作者:航空知识     时间:2016-08-08 09:47:22

20159月底,刚刚成立一个月的俄空天军首战叙利亚。相比于其前身俄空军在俄格“五日战争”中的表现,此次俄空天军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技战术水平都有了质的提升。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五日战争”后俄军进行的“新面貌”(New Look)军事改革。

  2008年,俄罗斯在与格鲁吉亚的“五日战争”中迅速取得胜利,但胜利背后却暴露了俄军的种种问题。这成为了俄军“新面貌”军事改革的催化剂,这次改革被称为苏/俄军队在十月革命后“最彻底”的一次军改。本次改革中俄罗斯空军的“集团军--团”体制被彻底抛弃。改革后的俄空军由4个空防司令部以及3个具体职能的司令部组成。

  4个空防司令部由俄空军原来的航空兵部队和防空部队改组而成,分别隶属于4个新组建的军区。俄空军希望能够扩权担负起防空和防天的双重任务,因此新的空防司令部中全新的“空天防御旅”成了基本作战单位:一部分空天防御旅由航空兵部队和防空导弹部队组成,其中航空兵部队以基地为单位,“空天防御旅-空军基地”的结构替代了原空防集团军下辖的 “师-团”建制。20092013年,俄空军原有的72个航空团、14个基地、12个飞行中队以及其它飞行单位,被统一改编为52个空军基地。这些空军基地依据规模被分成了12级基地;另一部分空天防御旅则完全是防空导弹部队,由防空导弹团和雷达部队组成。

3个具体职能的司令部直属于空军司令部,分别是远程航空兵司令部、运输航空兵司令部以及空天防御战略战役司令部:远程航空兵司令部由原第37航空集团军改组而来,俄军的全部轰炸机和加油机部队均隶属于该司令部;运输航空兵司令部由原第61航空集团军改组而来,俄军的大部分运输机均隶属于该司令部;空天防御战役战略司令部由原莫斯科军区的特种司令部改组而来,但不包括原来的航空兵部队,主要担负莫斯科中央工业区的防空任务。

编制体系的变化只是形式上的变革,而改革的真正内核则是体系背后的实质变化。这些实质变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新面貌”改革中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组建4个新军区,新军区定义为“战役战略司令部”,负责区内所属陆、海、空军兵力的作战指挥,力图解决俄军联合作战指挥方面的短板。4个空防司令部隶属于新军区也就意味着俄空军失去了对这些部队的指挥权。与俄陆军、海军一样,改革后的俄空军主要担负战略规划、装备采购以及与装备研发等军种建设职能。相当于我们国家的“战区主战、军种主建”。

其次,航空兵在苏/俄军队中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除陆、海、空三军外,即便是防化部队也都有自己的航空兵部队。“新面貌”改革中,除海军之外,其它军兵种的航空兵部队大都被整合到了空军编制当中。除了少数特种飞机外,原海军所属的轰炸机等大部分作战飞机也转隶空军。

此外,在“新面貌”改革之前,俄空军最大规模的改革是在1997年,当时空军和国土防空军进行了合并,但这种合并并不彻底。此次改革则让原来的前线航空兵和防空军彻底实现了融合,同时大幅精简了编制,部队战备率大为改善。

“搅局”的空天防御兵

2011年年底,俄罗斯宣布组建空天防御兵这一全新兵种。空天防御兵是一个与战略火箭军、空降兵平级的独立兵种,由原来的航天兵改组而来。对于俄空军而言,空天防御兵的成立标志着俄空军寻求获得空天防御主导权的努力暂时失败。

 顾名思义,空天防御兵的职能就是担负空中和太空的防御任务。“空天一体”是现代战争的大趋势,关于空天防御部队该以何种形式存在,俄军曾有过长时间的讨论和实践,在“新面貌”改革之前,该任务主要由莫斯科军区的特种司令部和航天兵共同完成。之所以称为特种司令部,是因为俄罗斯虽然幅员辽阔,但莫斯科及其周边的行政区是俄罗斯政治、经济以及工业的核心区域,仅人口就占全俄的30%,其重要性无可比拟。某种意义上说,莫斯科防空就是俄罗斯防空的代名词,把俄罗斯国土防空说成是莫斯科周边的防空和其它地区的防空也不为过。特种司令部作为莫斯科防空的核心,拥有大量的防空导弹部队,其总量占俄国土防空部队的3成,所辖防空系统号称一次齐射可以拦截500个高空目标和400个低空目标。

航天兵作为独立兵种成立于2001年,是俄军应对现代战争中“天战”的重大举措。航天兵从战略火箭军手上获得航天发射以及卫星的控制权,并接管反导系统、导弹攻击预警系统和太空监视系统。应该说,航天兵的职能更为侧重“天防”。对于追求“空天防御”的俄罗斯军政高层而言,这显然不能令他们满意。因此在航天兵成立不久后俄罗斯内部便开始思考如何构建“空天防御体系”,这也注定了航天兵将只是“历史过客”。

空天防御兵的成立,可以说是俄罗斯在空天防御领域探索的阶段性成果。空天防御兵由航天司令部和防空反导司令部组成:前者负责航天发射、卫星控制、导弹攻击预警以及太空监视等任务;后者由空军的空天防御战役战略司令部转隶而来,加上了航天兵的反导力量,主要负责对空中来袭目标的硬杀伤,下辖两个防空师和一个反导师。

“最新面貌”的反复

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新面貌”被认为是一次相当彻底的改革,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一次相当激进的改革。由于对旧体制的变动太大,“新面貌”改革阻力不断。但时任国防部长的谢尔久科夫依然强势的将改革进行到底。

改革虽然坚持了下来,但谢尔久科夫以及改革的具体实施者,总参谋长马卡洛夫也在俄军内部耗尽人缘。201211月,两人相继被解职,绍伊古随后接任国防部长。绍伊古上任后立即对“新面貌”改革中的一些所谓“过激”内容进行修正,这次修正被俄国内媒体称为“最新面貌”(Latest Look)改革。   “最新面貌”改革的标志性事件发生在20132月,俄军宣布恢复第4近卫坦克师和第2近卫摩步师的“师-团”建制。这两支部队是俄陆军标志性、同时也是最精锐的力量,此前均在“新面貌”改革中被改编为旅。但此后俄陆军并未大规模将“旅改师”,直到2016年,俄军才计划将4个旅改编回师级建制以应对俄西部北约的紧逼态势。